这些,都是世人对江泽民的评价。

今年8月17日之后,1926年出生的江泽民,步入鲐背之年。回望这位90岁老人走过的道路,他的一生,有太多关于书的故事。无界新闻记者节选其中三段,分别是青年时期、领导人时代、退休之后,看看这位领导人的读书逸事。

读书兴趣,江泽民自己怎么说

多才多艺的江泽民,有哪些个人兴趣?

1997 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曾向美国《时代》周刊记者谈到这个问题:“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但同时是一个普通公民,我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比如 说,我喜欢读唐诗、宋词和元曲,也读过但丁、莎士比亚、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和马克吐温的一些作品。我还喜欢听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和柴可夫斯基的乐 曲……我相信,艺术的各个领域都是相通的。”

什么书,江泽民曾躲在被子里读

据介绍,江泽民退休后,回到了他曾经任职的上海。除偶尔到北京外,大部分时间住在那里。

2010年4月26日,84岁的江泽民从上海出发前往故乡江苏。

27日,抵无锡。在那里,他参观了老师顾毓秀的纪念馆。江泽民,是他在上海交大的学生。

29日,抵常州。次日,他在时任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时任省长罗志军的陪同下,参观了瞿秋白纪念馆。

在瞿秋白故居,江泽民透露了这样一段往事——当年,作为地下工作人员的他,就是在被窝里用手电照着读瞿秋白的《赤都心史》。

《赤 都心史》,作于1921年至1922年初,那正是“建党时期”。瞿秋白,江苏常州人,是中共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1920年8月,他以记者身份访苏,并在 此加入共产党。访问期间,他写下了这部游记体散文著作,记录了在莫斯科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描绘了十月革命胜利初期该国的新生机,介绍了不少著名人 物的活动,并真实记录了一个中国人在“赤都”的思想演变过程。

两年后的1924年6月,这本书正式出版。当时,江泽民尚未出生。当“从事地下工作”的江泽民读到这本书时,瞿秋白已就义多年,就义时年仅36岁。

什么书,江泽民一次要了10本

英文功底深厚的江泽民,喜读英文原著。退休后的他,在和国务院原副总理李岚清的通信中,还曾提到在北戴河学英语的事。

在中央工作期间,江泽民看到时任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写的一篇关于中国古代年表的文章,对文中所引哲学家罗素在1922年为中国开出的一个“处方”非常感兴趣,便给宋健打电话。此外,他还要了10本罗素的原版著作《中国问题》。

罗素,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哲学家、数理逻辑学家、历史学家。上世纪西方最著名、影响最大的学者之一。

《中国问题》,是罗素来华讲学后,唯一一部关于中国的专著。

关 于此书,有着这样一段书评——罗素以其博大精深的思考和豁达坦诚的心态,既入世又出世地为西方读者系统阐述了中国问题:立足中国的立场谈中国的政治、经 济、工业和教育,立足西方立场谈中西文化的对比和中国人的性格。全书回顾中国的过去,剖析中国的现实,展望中国的未来,集中体现了罗素在中国问题上的人文 关怀和社会关怀,以及代表现代知识分子社会良知的关怀。

藏书多少,上海市长办公室就超3000本

江泽民读书、写书、藏书,是真正的爱书之人。

关于他的藏书,相关文献并没有披露具体的数字。无界新闻记者查阅到这样一个细节。1985年,江泽民担任上海市长时,他的办公室有超过3000本书。

此外,江泽民还出版过多部著作,虽然多为工作文稿。根据公开资料,仅在2003年至2009年间,他就出版了6本书籍,总发行字数为200多万。

读书好问,谁能给江泽民当“老师”

尽管在读大学期间,江泽民的学习偏重理工科、自然科学,但因为“家学深厚”,他常被同学们称作“江博士”。

江泽民勤学好问,在读书时常常向人请教。这一品格,即便成为领导人后也未曾丢弃。钱学森,就是江泽民经常请教的一位“老师”。1989年,钱学森给江泽民送了一本他写的《系统工程论》。此后,江泽民特意向钱学森请教了超弦理论,最尖端的物理学理论等知识。

后来,江泽民发表讲话时,还引用了“系统工程”的原理。

在读书方面,国家科委原主任宋健,也是江泽民经常请教的“老师”之一。江泽民曾对宋健说,“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觉得我应该读一读的东西,就直接送到我的办公室来。”

哪位女主角,江泽民访法时希望为她“扫墓”

江泽民对《茶花女》情有独钟。据世界知识出版 社2006年出版的《为了世界更美好:江泽民出访纪实》记录,2004年,江泽民访问法国期间,曾对法国总理说,“茶花女”确有其人,她就和小仲马同葬在 巴黎的一处公墓内。在座的时任驻法大使蔡方柏补充说,茶花女的墓就在蒙玛特高地。江泽民当即表示很想去看看,但来不及安排了。后来蔡方柏专门找了茶花女墓 地的录像送给江泽民。

《茶花女》是法国著名作家小仲马的代表作,也是法国文学史上首部把妓女作为主角的名作。

故事讲述了一个青年与一位交际花曲折凄婉的爱情故事。通过一个妓女的爱情悲剧,揭露了法国七月王朝上流社会的糜烂生活。对贵族资产阶级的虚伪道德提出了控诉。

2010年6月6日晚,已卸任多年的江泽民曾专程到国家大剧院观看威尔第经典歌剧《茶花女》。陪同他观看的,还有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国务院原副总理李岚清等。

年近八十,还在读韩愈的什么文章

江泽民喜欢古典文学,国学功底深厚。

1994年,近年七旬的他曾在南开大学,当场背诵了王勃的《滕王阁序》和苏轼的《中秋见月和子由》,令学生们叹服。

10年后的2004年底,江泽民在上海家中邀老同学余力相聚。聚会那天,余教授刚进大门,江泽民就迎上来说,“正读《师说》,就来了个教授,要好好探讨一下。”

《师说》,作于唐贞元十八年(公元802年),是韩愈写给学生李蟠的文章。文中阐述了教师的作用、从师的必要性及择师的原则等。

余力教授的夫人彭安还记得,江泽民那天穿着黑色西服,还是熟悉的黑框眼镜。江泽民的书房简单而素雅,彭安看见桌上满是古籍。而整个谈话都在书房旁边的小会客厅里进行。能望见花园的会客厅陈设简单,仅两排沙发、一个茶几。

江 泽民还将当日的读书笔记赠给了老同学。这份落款为“2004年10月12日”的读书摘录上,江泽民以黑色水笔誊写了当日诵读的韩愈的3篇名文——《师 说》、《进学解》、《原毁》片段,其中不乏“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等名句。此前一个月的2004年9月,十六届四中全会决定同意江泽民同志辞 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

江泽民对老同学说,退休后不想别的事,想在学校里任教,也在做着准备工作。

这次同窗小聚,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下午。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大学里党委与行政的二元权力

虽为二元领导,但“二元”的权力并不均等。高校中的大量“人事”故事,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容易造成两个问题,一则领导者不负责,二则以党干政。


科学界如何面对\”我们恨化学\”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自有其力量,不应惧怕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不妨更大一点。


美国该为“圣战主义”负责吗

美国人一面高喊“反恐战争”,另一面却使“圣战主义”愈演愈烈,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理解这一点,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有一种恶俗叫中国式闹洞房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应该要三思而后行,物极必反,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糟粕的要抛弃,优秀的要传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